欢迎访问本站

首度明确药品集采为突破男子合伙造1元假币口 36项重点划出医改新路径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腾讯新闻

首度明确药品集采为突破口 36项重点任务划出医改新路径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以下简称《工作任务》),清晰勾勒出今年医改工作的脉络和重点方向。

《工作任务》明确了两方面重点工作内容:一是要研究制定15个文件;二是要推动落实21项重点工作,包括将制定发布鼓励仿制的药品目录、医疗机构用药管理办法、互联网诊疗收费和医保支付的政策文件、建立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的指导意见。同时,今年还将制定医疗联合体管理办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的指导性文件等。

值得一提的是,《工作任务》中深化药品集采和使用工作并非由医保局牵头,而是由级别更高的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负责。而且,这是自2018年药品集采工作由卫计委转到医保局以来,国务院文件首次提出将药品集采和使用作为突破口深化医改工作。

“我国已进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深水区,需要对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作出根本性解决。这一点在《工作任务》中得到明显体现,比如深入推进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工作任务》对2019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总方向提出了总体要求,之后各省市还需出台相关配套文件,推进具体工作落实。

任务亮点:打包付费提升效率

“每年的《工作任务》基本上把政府在医改里应该做的事都指明了,也是政府推进改革的一种方式。到期会检查完成情况,没完成可能会被约谈,或者从其他方面采取措施促进改革。”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2009年4月6日“国家新医改方案”公布日算起,新医改已经满十年。《工作任务》中很多任务是多年来一直在反复强调的,但也不乏亮点。

其中之一便是医保支付方式从“按项目付费”到“按病种付费”,具体而言,是将一项疾病诊疗费用打包、定价作为医保支付标准,按病种付费的通俗说法是“打包付费”,也即看好一个疾病共花费多少钱。按照工作任务规划,此项举措将在国内更大范围内试点。

《工作任务》发布第二天,6月5日,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联合印发《关于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城市名单的通知》,确定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30个城市为国家试点城市。

周子君表示,从事后医保报销到预付制,医院会更关注成本。“以前通常见过的开大处方、过度诊疗等,实行病种付费后会按照组里的病,根据患者情况付固定的一笔钱。医院通过合理服务得到收入,所以医院有成本控制的激励机制。”

“按病种付费可以促进诊疗规范化、提升医疗效率。推动规章制度改革这块抓手开始做,是对整个医疗服务未来发展有决定性影响的方式,对未来医疗服务体系,对人民的健康和医疗服务,都会有较为积极的影响。”周子君指出。

重头戏:药品采购和使用

与2018年七大方面50项工作任务相比,今年涉及两方面共36项具体任务,重点突出,条理清晰。

其中,药品的采购、供应和使用是今年医改的重头戏。《工作任务》明确要求,9月底前,制定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改的政策文件,开展试点评估,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及时全面推开。

事实上,“4+7”试点城市带量采购政策正式执行之后,首批试点城市带量采购中标品种共25个,与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而早在今年3月,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就曾公开表示,“4+7”带量集中采购还会进一步扩大范围,向全国推广,这项工作还要做下去。

多位受访专家均认为,药品带量采购牵涉面较广,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负责协调。“当初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由11个部委联合成立医改领导小组,总体协调医改推进。现在就各部门分工而言,医疗保险部门主管控费、药品招标采购等,卫生部门提供医疗服务。但各部门之间还需要整体协调推进,从这个角度来讲,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负责会更好一点。”周子君解释。

不过,受访专家也认为,医改过程中还有很多问题尚值得商榷,有待进一步讨论。例如围绕“4+7”带量采购,尤其面对采购中中标价较低的问题,业内担忧不断:在低价入选的前提下,能否保证药品质量和稳定供应?这才是带量采购能否真正落地尤为重要的环节。

但毋庸置疑,这即将成为一个长期、持续性的落地政策。“方向是对的,鼓励全面推广,以前在招标采购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可以得到进一步改进。不过现在的带量采购,是由国家或相关部门组织推动的。”为此,胡善联建议,从根本上要发动市场竞争的作用。“这两者要结合起来,过去有人认为政府在药价上干预太多,恐怕以后要进行调整。”

在周子君看来,要切实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以前先把表面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需要进一步研究如何解决深层次的问题。

经过这些年的改革,东西部的差距反而越来越大,这是值得反思的问题。城乡有差别,东西部有差别,政府就应该集中财政精力去投乡镇和西部。“在现有制度背景下,医疗服务未来越来越多的是竞争关系,就是按照市场需求,医疗机构进行相应定位,老百姓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就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然后国家进行监管。”周子君补充说道。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