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舞剧《天边的红云》:可以以及市场很贴近

2019-06-06 16:44: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刘欢 来源:中国新闻网

舞蹈诗剧《天边的红云》,恰似中国版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空,它让战争暂时走开,让生命呈现出典礼般的高贵,让理想与信念成为永恒。今日,这部由上海歌舞团创排的大型舞蹈诗剧,再度映红了中国剧院的舞台。

主流题材的《红云》以艺为本,以情动人,一遍遍精细打磨,作为专业院团操作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但打磨主流题材作品的同时,转企改制的上海歌舞团已为其下一步创作谋定了新的方向,一部将全力走市场的实验舞剧《一起跳舞吧!》年底将在上海首演,其北京乃至全国市场的推广计划都在酝酿中。

艺为本

院团就该有所为

13年前,《天边的红云》就在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心头种下了一粒种子。那时,《天边的红云》还是一部8分钟的女子群舞。时隔7年,面临红军长征70周年这一创作契机,这粒子终于发芽。将该作品扩容成一部以红军长征为题材的舞蹈诗剧,把一群女兵在长征途中献身的姿态,化成一部有着人生故事、理想情怀更有艺术追求的大作品。

2006年创排至今,《天边的红云》曾先后摘得第四届全国歌剧、舞剧、音乐剧优秀剧目展演优秀剧目一等奖,文化部第十二届文华奖文华剧目奖,第七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作品金奖,2009年度上海文艺创作精品奖等殊荣。这部“上海创作”的舞台精品,经历不断的打磨,让全国观众感动在那片“红云”的诗意中。

“舞蹈诗剧,是舞剧创作中的一种创新,是一种‘戏剧要素不完备但情感色彩很强烈’的舞剧。”在陈飞华看来,《天边的红云》不仅是舞剧的创新,其本身又暗含着另一种更深层面的改变与调整,这部舞蹈诗剧的创作和修改正经历了上海歌舞团转企改制的重大转变。

“上歌转企是从2009年开始的,其实无论改不改,都坚守原创第一位。作品是最重要的,有作品才谈得上市场。”陈飞华说,“改制了市场就来了?创作积极性就来了吗?一定不是这样的。专业的文艺院团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作品和艺术家,这两方面做好了,市场是永远存在的,因为文化消费需求存在。需要做的不过是在此基础上加以推广。”

改制与否对于优质院团而言并非动摇根本,只是推广的路可以越走越宽。上海歌舞团目前的属性是公司化运作,“文艺院团是怎么做也不可能完全落到公司,因为其最终要落到作品上,作品是有社会效益社会属性的。这决定了文化院团从根本上有别于社会上任何一家公司。

“红云”飘红中国,它的精神是向上的,它不仅感动了观众、得到了认可,同时也经受住了艺术市场的考验, 6年间,《天边的红云》在全国演出200多场。

市为上

题材是突破口

“当下的舞剧创作倾向是需要调整的,过去舞剧创作选择的题材都很累、很重,很远、很大。包括目前看很成功的《水月洛神》和《天边的红云》。”陈飞华说,“制作大,题材大,时间推得很远,让观众看曾经的、想象的、幻想的东西。可显而易见,只有眼前的才更容易有共鸣。”

与近年来国内舞剧创作普遍存在题材沉重、体量沉重现象不同的是,反映当代都市生活的这部新剧,不但演员们轻松上阵,还将以诙谐幽默的风格,让观众在轻松的气氛里欣赏。

《一起跳舞吧!》以当代都市生活为题材,讲述都市外来人群在工作、生活、爱情进入困惑和迷茫阶段后,于舞蹈中重新寻回简单、快乐和自我的故事。主人公浦生及身边白领同事、清洁工、快递员、城管队员、老板等社会人群鲜活入戏,在戏剧性、情绪性、内心化舞蹈中,呈现当代年轻人在都市打拼,但又夹杂在梦想和现实之间的真实生存状态。

这是上海歌舞团完成转企改革后推出的又一全新力作,开排之初就已牵手有着多年演出运营经验的北京九舞金水民营演出公司展开联合运营推广,已确定首演8场。这是国内当代舞剧首演的最高场次。

“这将成为一次突破。但说实话做起来很难,尤其是舞剧。抒发、历史、神话、梦幻、想象是舞蹈比较擅长的,但是刻画人物内心、表现细节、场景、生活场次等就比较吃力,舞剧不开口,要靠观众自己去理解。舞剧的艺术属性和功能不一样,决定了他的当代题材没有话剧、戏剧、歌剧那么突出。”

以“有限公司”的文化企业模式运营的歌舞团,对于《一起跳舞吧!》在原创理念、作品选题以及融资推广等方面展开新尝试。该剧创排前充分细分市场,以都市年轻观赏群为目标受众群,选题多元化、时代化,并特邀荷花奖舞剧金奖《水月洛神》导演佟睿睿、解放军军乐团作曲家郭思达、国家话剧院舞美设计师刘科栋和灯光师邢辛、北京现代舞团服装设计师钟佳妮等在内的一流创作团队。该剧于明年1月5日-15日在沪首演后将赴北京和其他地区开展多轮巡演,全年演出50余场,预计两年内即可收回投资成本并实现盈利。

商报记者 姜琳琳

对话

“作品不是产品,所谓‘演出产品’更是硬生生把文化拉到经济里去说事儿。文艺院团要有上乘的艺术品和立得住的艺术家。比如北京人艺,若都能坚信戏比天大,则文化有戏。”

——陈飞华

商报:对于院团而言,转企改制后,是否创作上受市场的影响会更大些?

陈飞华:要走市场,创作必然受市场影响。这样的观点其实传递出对艺术家的不信任。预设的前提是,艺术家可能脱离了市场,脱离了观众。其实我认为,只要确认了一个创作者是“艺术家”,则必然有他独特的风格。不久前莫言先生获奖,最大程度体现了社会对文学的认同,这让我们反思,好好安心下来真要培养艺术家。因为有了艺术家的思想、功力、才学,进而观察社会,推出的作品才是好东西。

商报:我了解到《一起跳舞吧!》之前,《天边的红云》也有社会资金涉及其中,且注资占比能达到总投入的一半,院团与社会资本的合作关键就在资金支持吗?

陈飞华:注资并不是关键,要紧的是后期市场推广。作品终究还是为了和观众见面,且不说经济效益,文艺作品的社会效益是要有人看,有更多的人看才能显现出来的。民营演出公司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更重视市场消化和反馈。不可否认,在与社会资本的融合过程中,专业院团在创作层面有需要坚守的地方。院团做好作品,使作品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有了较高的艺术含量,推广起来底气会比较足,也有的放矢。精准的营销之后,如果演得又很好,则必然越做越好。

商报:其实《天边的红云》是非常主旋律的剧目,当初制作时有没有担心市场?

陈飞华:目前的上海歌舞团还是艺术味道很足,商业味道欠缺。需要有追寻艺术市场的思考,但并不动摇艺术的本身。话说回来,即便艺术效果很好,但今天如果让这部剧在上海剧场挂牌卖票是有难度的。一方面,文艺产品不能只看票房论成败。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现在的问题是难在让观众进剧场,只要进了剧场的观众就基本上都认可故事与表现。这就是选材的多样性要解决的问题,《一起跳舞吧!》为什么选当下、身边的都市白领,让人一看一听就愿意进剧场。

商报记者 姜琳琳

www.ctjyw.com.cn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