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澳洲旅游|正文

家长否认9龄童加入作协靠走后门 不找代笔图虚名

来源: 中国新闻网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一朵大大的云/被烟囱的臭气/欺负了/白云非常伤心/哇哇哇/流下了一滴滴眼泪……”这首诗的作者是一位9岁的重庆小学生,也是重庆作协的一名会员。正是这“9岁”和“作协会员”的组合,激起千层浪。

9岁小学生成作协会员 其父亲否认“走后门”

小朋友进作协,家里有没有背景?家长说,没有。四年级学生出书两本,难免“被填鸭”的嫌疑,家长说,也没有。9岁的徐毅加入作协,这是千里之行第一步,还是当代版的伤仲永的序幕?

徐毅爸爸: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没什么背景。我们靠工资吃饭,过的都是非常平常的日子,没有任何关系。他(徐毅)进作协靠的是他的作品,没任何照顾,没有走后门儿。

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这番略显急促的辩白,来自9岁重庆男孩徐毅的父亲。上周,徐毅加入重庆市作家协会,成为重庆市作协最年轻的会员,自此,9岁的他,短时间里恐怕很难再和同龄人一样简单。作为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徐毅一直保持着早读诗歌、晚读小说或童话的习惯。每周末,徐毅也都坚持写诗。这一切没有打折,多出来的,则是徐毅加入作协一夜间,网友作出的种种揣测。强调孩子“没走后门儿”的徐爸爸显然有点儿着急,好在徐毅眼里,人生依然轻松美好。

徐毅:我还不是一个小名人,我觉得啦,就是张老师说过,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而且我觉得我还没其他大诗人写的好。

话里话外,徐毅稚气未脱。就是这样一个9岁的孩子,已经出版了一本诗集《梦落花》,诗歌小说集《雨是伤心的云》也将在近期出版。在他眼里,写诗、写小说,不是名,不是利,是有趣、是开心。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这或许才是最合理的回答。

徐毅:我写作就是为了写出来给别人看,别人觉得有趣,别人就不无聊了,让别人开心。

当然,在徐毅爸爸的眼里,这些出版物更重要的一层意义在于证明了孩子加入作协的正当性。

徐毅爸爸:发表的文章已经具备了加入作协的硬件条件,所以就给他申请了。作协的章程里面没有年龄的限制,没有明确的规定,最小多少岁,最大多少岁,只是要求具有一定的数量的作品。加入作协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去赚取什么商业利益,就想他做一个平常孩子,到作协以后向更多大家学习,得到提升,这就是加入作协的一个目的。

重庆市作家协会章程第18条这样写道:凡赞成本会章程,发表过、出版过具有一定水平的文学创作、理论研究、翻译作品者;或从事文学的编辑、教学组织工作,有显著成绩者,由本人申请、团体会员推荐或个人会员二人介绍,经市作协征求申请人所在区县或行政团体会员的意见,由主席团委托的会员审批小组审议批准,即为本会会员。的确,9岁不是加入重庆作协的障碍。与此同时,徐爸爸说,“作协”也不是孩子正常享受童年的障碍。

徐毅爸爸:他没有压力,这孩子写作很轻松,他是一种快乐的写。他更多的时间还是在玩,玩玩具,看动画片。

徐爸爸:绝不做“代笔”这种图虚名的事

“走后门”是一说,“是否代笔”也是徐毅这样的“小作家”成名后的必答题。徐爸爸对此似乎早有准备。

徐毅爸爸:网上传言的某某某某父亲代笔的事情,我们可以明确的说,这孩子的每一首诗、每一篇小说我们都有保留的手稿。做父亲的绝不做给他代笔那种图虚名的事情。

因为加入重庆作协,徐毅的生活被寄予新的预期。但小小少年、很少烦恼,徐毅对未来的想象,完全没有受到“作协”的束缚。

徐毅:想成为科学家。

家长呼吁给孩子善意的空间 让他安静学习和生活

而可怜天下父母心,徐毅的父亲已经不愿接受媒体采访,经历短暂的适应后,他更想让孩子回归原本的平静。

徐毅爸爸:希望以后不要过多的关注这个孩子,他的作品只是想象力比较丰富,要谈很高的文学价值还谈不上。一个9岁的娃娃,他的诗词能力还有限,需要善意的那种环境,让他平平静静的学习和生活。不要过多的来关注他,我们也谢谢大家。 (记者沈静文 陈鹏)

www.jdzedu.net
关键词:走后门,作协,虚名,不找,家长责任编辑:肖媛媛